内容

  

 

 

 您现在的位置::塞岛在线>>新闻频道

视频 央视曝光在塞非法劳务中介


央视国际    2005/9/6 1:55:46

今天我们来关注前不久在山东威海破获的一起非法组织劳务人员出国打工案。在这起事件中,有三名犯罪嫌疑人,通过骗取短期培训签证,把100名打工者送到了地中海上的一个小国——塞浦路斯。


  几天前,记者在山东威海市公安局看到了一份名单,名单上一共有100人,分别来自山东、吉林、辽宁、河北、福建等地。记者注意到,在2004年10月至11月,这些人都出国去了同一个国家,这便是面积仅有9200多平方公里,人口也只有77万人的地中海岛国塞浦路斯。这么多人为什么会集中前往这么一个小国家?他们到这个小国家是去干什么呢?据威海警方介绍,其实,这些人都是被犯罪嫌疑人谭庆新、焦燕、刘昌春利用虚假资料从塞浦路斯驻华使馆取得合法签证以后,骗到塞浦路斯非法打工的。


  威海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分局副局长张亮说:“通过我们掌握的情况,被这个犯罪团伙骗去塞浦路斯非法从事劳务活动的达到100人,仅威海就有74人被他们骗到境外。”


  从名单中,记者还发现了一个共同点,就是这些被骗的劳务人员,每人向3名犯罪嫌疑人缴纳了6万至6.5万元不等的出国中介费,涉案总金额达600多万元。


  张亮:“涉及到的人员全部都是家境比较贫困,而且工作没有着落的,农民占很大的比例,另有一部分就是下岗工人。”


  从名单里上看出,目前,这些劳务人员有的已经回国,更多的却仍然滞留在塞浦路斯。


  张亮:“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看,现在已经有40多个人因为在塞浦路斯无工可务或者被塞方遣返,被迫陆续回到了国内,有50多个人至今仍在塞浦路斯非法滞留。”


  一次骗了100人,造成50多人非法滞留境外,威海警方告诉我们,在他们近些年遇到的非法涉外劳务案中,这起案子的后果最为严重。目前,谭庆新、焦燕、刘昌春等三名犯罪嫌疑人已经被依法逮捕。那么,3名犯罪嫌疑人到底是怎么骗到100人的出境证件的呢?要说起这个问题,我们先得从谭庆新说起。


  犯罪嫌疑人谭庆新,30岁,山东青岛人。警方查明,2002年4月,谭庆新在塞浦路斯首都尼科西亚的一家餐馆当上了厨师。在此期间,谭庆新认识了同样在塞浦路斯打工的辽宁沈阳人焦玲。2004年7月,谭庆新准备回国的时候,焦玲找到了他。


  谭庆新:“焦玲说,小谭你回国也没有什么事,要是有朋友开中介公司的,帮着介绍一些人出国打工,我的朋友能办理出国签证。”


  2004年8月谭庆新回到国内以后,很快找到了焦玲的姐姐焦燕。犯罪嫌疑人焦燕,34岁,辽宁沈阳人,原任辽宁省国际文化教育交流协会塞浦路斯留学部部长。


  谭庆新和焦燕两人决定,合伙组织劳务人员,以参加短期培训的名义办理签证前往塞浦路斯,然后进行非法打工。其实,谭庆新和焦燕都知道,国家对出国劳务中介和出国劳务人员都有非常严格的资质限制,没有专业技术以及超过一定年龄的劳务人员是难以取得出国工作签证的。那么,焦燕凭什么能够为准备出国非法打工的劳务人员提供短期培训签证呢?


  焦燕:“因为我做这个已经3年了,跟这个学校也有很长时间的合作关系,学校考察我做得很好而且比较稳,所以授权我在中国范围之内可以招收学生。”


  记者:“什么学校授权给你?”


  焦燕:“菲利浦学院,还有恺撒学院。”


  和焦燕搭上关系以后,谭庆新开始在威海等地物色合适的中介公司帮助招收出国劳务人员。恰好在这时,通过朋友介绍,谭庆新认识了犯罪嫌疑人刘昌春。犯罪嫌疑人刘昌春,53岁,山东威海人,原任威海玉中达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经理。经不住谭庆新的反复动员和自身对金钱的渴望,刘昌春利用自己的威海玉中达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开始了非法出国劳务中介。


  记者:“你这个公司有办理出国中介的资质吗?”


  刘昌春:“没有。”


  为了牟取利益,谭庆新、焦燕、刘昌春三个原本素不相识的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他们中间还有明确的分工,有人负责做中介,有人负责骗签证,通过这样的资源组合,他们很快建立了一条非法劳务中介的通道,顺利地为100名劳务人员代办了短期培训签证,前往塞浦路斯。


  据威海警方调查,被谭庆新等人非法送到塞浦路斯的100名劳务人员,分别来自山东、吉林、辽宁、河北、福建等地,其中,刘昌春、谭庆新在威海共招收了74名,焦燕在吉林、辽宁、河北、福建等地招收了26名。这些劳务人员为了到塞浦路斯,都付出了至少6万元的代价。


  丛娥滋家住威海市环翠区草庙子镇北大疃村,家里有一个20岁刚刚技校毕业的儿子李天然和左腿残疾的丈夫李增恩,一家三口主要依靠耕种10几亩玉米地和残疾丈夫摆摊卖化妆品挣的钱维持生活。家境的贫困,使丛娥滋时时盼着自家也能尽快富裕起来。2004年9月,当听说刘昌春的玉中达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能够办理出国劳务手续时,她立即找到刘昌春,希望刘昌春能把她20岁的儿子李天然带到国外去打工。


  威海市环翠区草庙子镇北大疃村村民丛娥滋:“她说她有这个能力帮我办执照,具体什么执照咱也不懂,她说你儿子岁数合适到塞浦路斯去打工,并且说我儿子可以去干洗车工、电缆工这两种。”


  就在丛娥滋找到刘昌春为儿子办理出国打工手续的过程中,听着刘昌春描绘的美好的打工前景,丛娥滋萌生了自己也由刘昌春介绍到国外打工的念头。


  丛娥滋:“她当时告诉我说,洗车工一个月700到900美金,电缆厂也是这个工资,说干家政是600到700美金,当时就问她,我这个岁数能不能去,她说行,就开始着手办理我到塞浦路斯去干家政的手续。”


  从刘昌春那里丛娥滋打听到,儿子到塞浦路斯打工,每个月可以收入700至900美金,等于每月收入人民币5600至7200多元。这个数字,相当于当地耕种10几亩土地两年的总收入。如果母子俩都能出去挣这么高的收入,家里的贫困状况,几年以后就能够彻底改变。想到这些,丛娥滋按每人6万元的标准,毫不犹豫地向刘昌春交上了自己和儿子的出国中介费12万元。


  丛娥滋:“这12万中大概三万块钱是自己的,剩下全是借的。”


  我们了解到,这100名劳工,家境都和丛娥滋一样,家境比较贫困,他们大都是工作没有着落的农民和下岗工人,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出国打工挣大钱。这些劳工,东挪西借,把他们的血汗钱交给了刘昌春、谭庆新和焦燕三人。这三人之间又是怎样坐地分赃的呢?


  据威海警方调查,3名犯罪嫌疑人向100名劳务人员每人收取了6万至6.5万元出国中介费,涉案总金额达600多万元。其中,刘昌春在威海招收的60名劳务人员,按每人收费6万元计算,合计360万元。警方提供的情况表明,刘昌春收钱以后,除按每人4500美元的标准把一部分钱交给谭庆新和焦燕以外,刘昌春从每名劳务人员身上赚到的中介费至少在1.7万元以上,总额达102万元。另一方面,谭庆新和焦燕按每人4500美元的标准从刘昌春处收款,之后,他们按每人2500美元的标准交付了给国外学校的学费,剩下的每人2000美元,进入了谭庆新和焦燕的腰包,总额近100万元。


  谭庆新、焦燕、刘昌春三个人,个个都赚到了大钱,但他们实际上并没有本事,通过正规渠道送劳务人员出国。于是,三人决定铤而走险,从塞浦路斯驻华使馆骗取了出国短期培训签证,一起来看看他们的具体操作过程。


  据威海警方介绍,劳务人员将护照、身份证等材料交给刘昌春以后,刘昌春按20人左右一批,分3批将这些材料和相关费用交给了谭庆新。谭庆新在焦燕的指导下,随即为这些劳务人员编造了青岛华宝大酒店、青岛金桥大酒店、青岛强风经贸有限公司、威海华锋经济技术合作公司等4家虚假的工作单位和花名册,并以这些伪造的单位名义,向塞浦路斯的菲利浦学院、恺撒学院、旅游和酒店管理学院等,书写了将派员工到这些学院进行短期培训的公函。


  张亮:“他们主要的作案手段是先后伪造了青岛华宝大酒店、青岛的金桥大酒店、还有青岛强风经贸有限公司、威海华锋经济技术合作公司,这四家单位以单位派员工到塞浦路斯菲利浦学院进行短期培训业务为名,获取塞浦路斯的邀请。”


  随后,谭庆新将伪造的全部材料交给焦燕。焦燕利用自己的工作便利,瞒着单位,将这些材料传真给了塞浦路斯的相关学校,从而骗取了这些学校同意前往塞浦路斯进行短期培训的邀请函。


  就这样,3名犯罪嫌疑人凭借伪造的虚假资料,骗取了塞浦路斯相关学校的邀请函,然后利用这些骗取来的邀请函,又在塞浦路斯驻华大使馆分4批为100名劳务人员办到了短期培训签证。随后,100名劳务人员分批飞到了塞浦路斯。当这些劳务人员到达塞浦路斯后却发现,在那里打工,前景远没有三人所当初描绘的那样美好。走投无路之下,丛娥滋和她的儿子李天然等34名劳工,只好自己想办法回了国,另外,还有7人因非法滞留被塞浦路斯政府遣送回国。


  丛娥滋:“到了塞浦路斯以后,他把我们20多个人分了四、五批,把我们整个都解体了,一个地方分了几个人,最后剩下11人住到了一个大院里,我们称那个地方是难民屋 ,什么都没有,只是在地上铺了几个草垫子,有单人的、有双人的,四五个人盖一床薄被。”


  劳务人员隋永明:“到国外以后没有活干,当时去的时候是冬天,6个人盖一床被,也没有饭吃也没有活干。”


  劳务人员于建财:“到了国外第四天开始给我找了一份工作,但是从早晨天一亮就得干活直到晚上,时间挺长,最少是12个小时,每个月两三千块钱吧。”


  劳务人员张宗国:“当时介绍的时候说管吃管住,一个月最少700到900美金,可是去了之后不管吃也不管住,一个月只有400美金左右。”


  丛娥滋:“我们说,要死也要死在中国,所以我们几个拼死也要回中国。”


  威海乳山市下初镇辛家疃村村民宋修福,也是通过刘昌春介绍前往塞浦路斯打工的。按照刘昌春和谭庆新当初的承诺,宋修福到达塞浦路斯以后,他们就会安排专门的人员接待他,并给他安排工作。


  宋修福:“给我找的工作是在农场放羊,每天8个小时,每月的工资是200镑,相当于人民币也就3000元左右吧。定的工作时间是8个点,实际都是14个点到20多个点,工作的时间非常长,没有睡觉的时间,再就是一天就给一顿饭,熬了9天,实在熬不下去了,就跑回来了。”


  如今,宋修福已经平安回到了家乡,但他出国时为交6万元中介费所欠下的5万多元债务,成为了全家的沉重负担。


  目前,我国外派劳务,从开放初期的几万人,已经发展到每年几十万人,遍布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对很多人来说,出国打工的确是帮他们走出贫困的一个有效途径。但是,像谭庆新这样的非法中介,在劳务市场上也不少见,引发了一些社会问题。


  我国出国劳工被黑中介诱骗的事情已经屡见不鲜,今年年初,大连警方就破获一起出国劳务诈骗案,200多名农民被骗; 8月16日100多名合肥农民赴蒙古国务工上当受骗;而在2004年1月5日,我们《经济半小时》栏目就报道过一些黑中介诱骗福建劳工到伊拉克打工的事实;事隔三个月后,2004年4月18日, 我国又有180名被骗劳工被马来西亚政府遣返,我们栏目也对此做过报道。


  鼓吹可以获得高工资、高福利正是这些非法中介诱骗我国劳工的砝码,而这些劳工一般情况下家境并不富裕,由于致富心切,加上这些人对国家有关外出劳务政策的不了解,也就容易上当受骗。正因为如此,一些境内外的非法中介和个人,也就通过虚构项目,以旅游、培训、商务签证等形式诱骗劳务人员出国,从而骗取高额中介费。造成劳务人员出国后无法获得工作准证、没有工作、生活困难,甚至因非法务工被扣留或遣返。


  正因为如此,国家商务部早就提醒:出国劳务应选择经商务部批准的具有对外劳务合作经营资格的公司,并请其出具对外经济合作经营资格证书,以及使馆对劳务项目的确认函;在未取得有关国家工作准证的情况下不要盲目出国,以免上当受骗;不要以旅游、商务签证等形式出国劳务。同时商务部还特别强调了几个容易上当受骗的国家出国注意事项:


  如马来西亚的普通劳务市场尚未向中国开放,除经中马两国政府批准的双边合作项目外,其他形式的在马劳务均属非法;赴阿联酋劳务必须要有工作准证,除从事建筑承包及其修缮项目外,均须具有高中以上学历,并办理相应的学历公证和认证手续;柬埔寨企业引进外劳必须向柬劳工部申办劳工证;在纳米比亚,开展对外劳务合作的全国性自律行业组织“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成立了对纳米比亚劳务合作业务协调小组,并采用统一的外派劳务合作合同格式; 另外,我国驻塞浦路斯大使馆也发出通告,指出最近有一些人违反国家《对外劳务合作经营资格管理办法》,在塞浦路斯非法进行劳务中介活动,我国驻塞浦路斯大使馆,鼓励知情者对有以上不法行为的人和事进行举报,他们将依法保密。举报电话是:22-375252。


  记者:喻圣宏 卢小波 摄像:徐胜 编辑:向华
















点击这里下载该视频


    相关链接:《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塞浦路斯大使馆针对我向塞派出劳务存在的问题发出通告》
 


我也来补充两句>>  

Advertisement Service - 关于本站 - 联系方法 - 客户服务 - 免责条款 - 广告服务

页面执行时间:49.805毫秒

陕ICP备05002020号

塞浦路斯 版权所有 2000-2013 © www.sdsky.com

 

 
 
 

    本广告位全站显示,可投放图片,文字,flash等各种类型。个人,企业均可投放

具体投放方法与价格请来电垂询:

  

广告投放联系点击这里>>